参考阅读

摘要:目的:探讨麻杏石甘汤联合千金苇茎汤加减治疗痰热咳嗽的临床疗效。方法:回顾性分析我科2016年1月至2016年12月期间,辨证为痰热型的咳嗽,共计60例病人。其中男性患者30例,女性患者30例,年龄在18-86岁之间,平均年龄47.4±9.75岁。将其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对照组使用阿莫西林联合咳必清治疗,观察组使用麻杏石甘汤联合千金苇茎汤加减治疗,对比两组患者的临床疗效、咳嗽消失时间以及不良反应发生率。结果:观察组患者的临床治疗效果、症状改善情况及不良反应发生率均好于对照组,差异显著(P<0.05),有统计学意义。结论:麻杏石甘汤联合千金苇茎汤加减治疗痰热咳嗽疗效确切。

关键词:咳嗽、痰热证、麻杏石甘汤联合千金苇茎汤加减
引言:

咳嗽是因是由于感受外邪、或内邪干肺等病因导致的以肺失宣降、气机上逆为基本病机的疾病[1]。外邪多为感受风、寒、暑、湿、燥、火;内伤病因多为情志失调,脏腑气血亏虚。咳嗽既可以作为呼吸系统疾病的一个常见症状,也可以作为疾病的诊断。前人认为有声无痰为咳 ,有痰无声为嗽 ,有痰有声称为咳嗽[2]。临床上单纯咳的患者较少,多数患者伴有白痰或黄痰,所以一般将咳嗽并称。长时间的咳嗽严重影响患者的学习、工作和生活,使其生活质量严重下降。
痰热型咳嗽多见于外感热邪,也可由于外感寒邪迁延不愈入里化热所致[3]。痰热之邪阻碍肺之气机,使其宣降功能失常,当升不升,当降不降,故发为咳嗽、咳痰,痰不易咳出,鼻塞不通;热邪以损耗肺气和肺津,故痰粘;痰热化火,火性炎上,熏蒸咽喉,故见咽喉红肿疼痛;所以痰热壅肺所致咳嗽常见的临床表现为:咳嗽,咳黄粘痰,量较多不易咳出,鼻塞不通,流浊涕,伴有咽喉红肿疼痛,小便黄,大便秘结,舌质红,苔黄腻或黄滑,脉滑数。
1资料与方法
1.1临床资料
本次研究所选取的60例满足条件的患者均选自我院2018年1月-2018年6月门诊,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各30例,共计60例,其中男性患者30例,女性患者30例。观察组患者的年龄在18-86岁之间,平均年龄为48.7±10.21岁,咳嗽时间在1-4周,平均时长为2.7±0.83周;对照组患者的年龄在21-79岁之间,平均年龄46.2±8.56岁,咳嗽时长在1-4周,平均时长2.4±0.63周。研究组和对照组的平均年龄及咳嗽时持续时间无显著差异(P>0.05),无统计学意义。
1.2纳入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 ①出现咳嗽,咳黄粘痰,量较多不易咳出,鼻塞不通,流浊涕,伴有咽喉红肿疼痛,小便黄,大便秘结,舌质红,苔黄腻或黄滑,脉滑数;②胸部平片检查提示未见明显异常,或者提示为支气管炎;③血常规检查结果阴性或阳性,未提示伴有菌血症;④肺功能检查正常或异常。
排除标准:①经中医四诊辩证为非痰热咳嗽者;②经影像学检查,考虑为支气管异物、支气管结核、咳嗽变异性哮喘、鼻后滴漏综合征、胃食管反流病以及嗜酸粒细胞性支气管炎的患者。
1.3治疗方案
治疗组方案:根据患者症状分别采用麻杏石甘汤联合千金苇茎汤[1],7剂,每天一付,一煎取汁400ml,二煎取汁200ml,混合后早晚温服。具体方药如下:生麻黄 10g,炒杏仁15g,生石膏30g,芦根30g,桃仁15g,薏苡仁30g,冬瓜仁30g。痰多者加鱼腥草、金荞麦;咳嗽甚者加桔梗、款冬花、杏仁;咽痛者加山豆根、黄芩;并根据病情轻重及病程长短适当调整药物。
对照组方案:阿莫西林胶囊(吉林敖东H21021274) 0.5g 口服 每天3次;咳必清(丹东医创药业H21022140) 25mg 口服 每天三次,持续服用7天。
发热体温大于38℃者给予布洛芬对症治疗,若症状加重随时于附近医疗机构就诊。
1.4观察指标
观察咳嗽、咳痰等症状评分改善情况。采用评分量表,将咳嗽和咳痰分为无、轻、中、重四等,分别用数字0、1、2、3表示。
1.5 疗效评判指标
痊愈:症状评分为0,患者无任何不适;有效:治疗后症状评分大于50%;无效:患者症状改善小于20%或者症状加重。
1.5不良反应
两组患者经1周治疗后,对照组患者2例患者出现胃部不适症状,给予对症治疗后缓解;观察组患者未出现明显不适症状。
1.6统计学方法
使用spss 24.0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或者百分比资料采用卡方检验。
2.结果
2.1两组治疗有效率的比较
两组患者经治疗后症状都较前好转,痊愈人数、有效人数以及无效人数相比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
2.2两组患者症状评分比较
两组患者治疗前咳嗽、咳痰评分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经1周治疗,咳嗽、咳痰症状评分明显好转,余治疗前相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3.讨论
咳嗽属中医肺系疾病范畴,《黄帝内经》言道:五脏六腑皆令人咳,非独肺也[4]。咳嗽可由多种原因、多种疾病导致,但临床上常见的多是肺部疾病所致。正所谓“咳嗽不止于肺,亦不离乎肺也”根据其感受病因不同,而将咳嗽分为以下几类,风邪不单独致病,夹杂寒邪者称为风寒咳嗽,治以麻黄汤合华盖散加减;夹杂热邪者成为风热咳嗽,治以银翘散和桑菊饮加减;夹杂燥邪者成为风燥咳嗽,凉燥者治以杏苏散,温燥者治以桑杏汤加减;感受痰热之邪者称为痰热咳嗽,治以清金化痰汤加减;感受痰湿之邪者成为痰湿咳嗽,治以二陈汤合三子养亲汤加减;肝火上逆犯肺所致的咳嗽称为情志咳嗽,治以加减泻白散合黛蛤散;肺阴亏虚所致咳嗽称为阴虚咳嗽,治以沙参麦冬汤加减。此为《中医内科学》课本所述之分类,但结合临床经验证明麻杏石甘汤联合千金苇茎汤较清金化痰汤疗效对于黄痰量较多的患者疗效更为可靠,而且芦根、薏苡仁、冬瓜仁鱼腥草等药物药性均较平和,其中薏苡仁更是作为平时饮食所用之食材,方剂中多数药物均可作为食材使用,可见其平和之性。故如果患者热像明显,或者痰量较多,可适当加大方剂中药物用量,结合患者的具体情况考虑可加至60-120g。但是清热药物多属寒凉,化痰药物多辛燥,在方剂配伍中结合用药强度,可适当加入佐治药物,如:麦冬、百合等滋阴润肺之药,以及白术、茯苓等健脾之药。脾为生痰之源,适当的加入健运脾胃之药有助于祛痰;肺属金,壮则鸣,其喜润而恶燥,金实不鸣,金破亦不鸣,适当的加入滋阴润肺的药有助于患者肺脏生理功能的恢复。西医对于咳嗽、咳黄痰伴有咽痛的患者多考虑感染性疾病,如支气管炎或肺炎,门诊治疗需经验性的给予抗生素[5]。但是单纯的咳嗽而没有肺炎的发生,一般不推荐使用抗生素治疗,因为其不良反应较多而且容易促进细菌耐药。所以在临床中结合患者症状及体征进行中医辨证属于咳嗽的痰热证型,经验性选用本方对其进行治疗,可以显著改善症状,与抗生素及止咳化痰相比疗效相当。结果证明中医药止咳化痰疗效确切,而且减少了抗生素的使用[6]。
4.典型病例
患者女,22岁,学生,于2018年02月20日分以"咳嗽、咳黄痰伴咽痛2月余"为主诉前来我院门诊就诊。主要病史:患者2月前出现发热,最高体温达39.5℃、咳嗽、咯黄痰,量不多,不易咳出就诊于当地诊所,诊断为支气管炎,给予阿奇霉素静脉输液,输液第4天起,出现咽喉疼痛,后服阿奇霉素分散片,咳嗽减轻、热退,仍有咽喉疼痛。2018.3.18因天气变化再次出现咳嗽、咳黄痰,咽喉疼痛,就诊于当地医院,查肺炎支原体呈阳性,未行治疗,2018.3.23因咳嗽较前加重,痰量明显增多而就诊于西安市某三甲医院,诊断为支原体肺炎,给予阿奇霉素输液7天,咳嗽、咳痰稍缓解,但仍有咽喉疼痛。后为寻求中医药治疗前来我院,查体:咽部充血、扁桃体I度肿大,听诊双肺呼吸音粗,未闻及干湿性罗音。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结合患者症状、体征,四诊合参辨证为痰热咳嗽,给予麻杏石甘汤联合千金苇茎汤加减,共7付,每日一剂,水煎400ml,早晚分服。一周后咳嗽、咳痰及咽痛较前减轻,患者充满信心再次前来就诊,给予调整剂量后再服7付,2周后患者咳嗽、咳痰及咽痛症状基本消失,于第3周前来门诊巩固治疗1周。

上一篇:中药外治法治疗慢性下肢溃疡的研究现状

下一篇:辨证施护联合止嗽膏应用于小儿咳嗽痰热壅肺证的效果

   邮箱:zgbjyyzzbjb@yeah.net    
社址: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