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阅读

摘要:胃癌是临床常见病,在癌变形成之前,往往经历癌前病变阶段。因此,在胃癌前病变阶段阻断甚至逆转胃黏膜恶性变,是胃癌防治关键。本文结合胃癌前病变的现代研究、内镜下表现及临床症状,提出胃癌前病变的中医病机以气阴两虚、毒瘀交阻为主,提出益气养阴、解毒通络为其治疗方法,为该病的中医药治疗提供一定的思路与途径。
关键词:胃癌前病变;中医药治疗;思路与方法
胃癌在全球范围内常见,具有高发病率、高致死率、起病隐匿等特点。目前,早期胃癌因其症状隐匿,诊断率较低,发病之时多已趋于晚期,疾病预后较差。加之胃癌目前病因尚未清楚,所以作为二级预防的胃癌前病变就显得尤为重要,早期识别及逆转胃黏膜癌前病变,进行有效的中医药干预,可以有效防治胃癌。
1.现代医学对胃癌前病变及胃癌的认识
胃癌前病变 是指一类容易发生癌变的胃黏膜病理组织学变化,是胃黏膜上皮在反复修复中脱离正轨而出现的形态和功能上的异常。一般认为,PLGC主要包括胃黏膜上皮异型增生和肠上皮化生两种类型[1]。胃黏膜上皮异型增生,又称胃黏膜上皮内瘤变,是胃癌重要的癌前病变。
低级别的上皮内瘤变指结构和细胞学异常限于上皮的下半部 ,相当于轻度和中度异型增生;高级别的上皮内瘤变则指结构和细胞学异常扩展到上皮的上半部, 乃至全层 ,相当于重度异型增生和原位癌[2]。PLGC临床表现为胃脘痞满不舒,胀闷,痛或不痛,嗳腐吞酸,食少、纳呆,乏力,大便不正常等。胃黏膜癌变经历萎缩性胃炎、肠上皮化生、异型增生和早期胃癌的一系列演变过程,是胃黏膜呈腺样分化的一种恶性上皮性肿瘤,占胃恶性肿瘤的95%,是消化道最多发的肿瘤[3]。
目前,现代医学对PLGC的处理,以对症治疗结合定期随访、密切观察为主,当有中度以上异型增生,胃镜下出现明显肉眼病变时,考虑手术切除,目前多以早癌的镜下切除较为常用,尚无理想的特效药。
2.中医对胃癌前病变病机的认识
PLGC临床属于“胃痞”“胃痛”等范畴,多症见胃脘痞闷不舒(或胃脘隐痛),嗳腐吞酸,纳差食少,大便溏,口干,舌红少津,脉弱无力等症状。
脾胃脏腑相合,表里相连,经络相接。《临证指南医案》曰:“脾喜刚燥,胃喜柔润”。脾胃之升清降浊,与气血运行密切相关。脾气旺盛、胃阴充盈则气血化生有源,气充血行。脾胃损伤则气机升降,水谷不归正化,气血化生乏源,运行不畅而瘀生,胃黏膜失养,胃镜下可见胃黏膜变薄,红白相兼,以白为主,色泽变淡等,甚则黏膜粗糙,有颗粒样物,病理提示为黏膜增生、肠化[4]。故明代张景岳在《景岳全书》云:“凡人之气血犹源泉,盛则流畅,少则壅滞,故气血不虚不滞,虚则无有不滞也”。
研究表明:血液高凝状态是胃黏膜细胞萎缩变性的主要因素之一。PLGC存在血液流变异常,胃黏膜血流量低于正常、流速减慢,毒素排泄不畅,全血黏度明显高于正常人,黏膜内血管透见,呈暗红色的瘀血之象,黏膜失养而萎缩、增生或肠生,甚则呈现黏膜粗糙、颗粒状物等[5]。
研究显示,肠上皮化生或胃黏膜异型增生患者中舌有瘀象者占 64.9%。我们通过观察PLGC患者甲皱微循环,发现PLGC患者在管袢形态、管袢流态、管袢状态方面均存在异常,,显示出血液的高凝状态[6]。
由此可见,脾胃虚弱,阴血不足、脉络瘀阻是PLGC形成的主要病理基础,PLGC的中医病机以气阴两虚、毒瘀交阻为主。
3.胃癌前病变的中医药治疗思路与方法
根据以上对PLGC气阴两虚、毒瘀交阻的病机认识,临床中我们以益气养阴、解毒通络立法,在健脾益气的同时,佐以补养胃阴之品,脾气健运,胃阴充沛,则气血和调,升降有序,气机畅利,则血行通畅,使血管脉络恢复,脏腑得养,有助于已损伤胃黏膜的修复。本着辨证论治的原则,对于PLGC气阴两虚的病机特点,气虚多归之于脾,阴虚则可从胃入手。常用补气养阴和胃之黄芪、白术、太子参、西洋参、百合、黄精、麦冬、石斛等甘平之品促进胃液素的分泌,从而调整胃黏膜整体功能。毒瘀之治,可选半枝莲、蒲公英、白花蛇舌草类药物以清热解毒;蚤休、当归、三棱、莪术、丹参、三七、五灵脂、川芎、红花、桃仁等活血祛瘀[7]。
我们临证中采用经验方蜥蜴胃康方进行化裁治疗。方中太子参药性甘平,体润性和,补气生津养阴,可重用至30-60g。合以石斛、乌梅,《神农本草经》载石斛:“主伤中、除痹、下气、补五脏虚劳羸瘦、强阴,久服厚肠胃”,李时珍《本草纲目》亦言:“强阴益精,久服厚肠胃,补内绝不足,平胃气,长肌肉”;乌梅味酸、性温,《神农本草经》言:主“好唾口干,虚火上炎,津液不足也”,且可“酸入肝而养筋”,柔肝养肝以和胃生酸。配以升麻3-6g,柴胡3-6g升提中气,三七粉、丹参、半枝莲、蛇莓、密点麻蜥养血活血、解毒通络消癥,乌药温阳化气,白芍、甘草酸甘养阴止痛。
以上诸药配伍应用共奏益气养阴、通络解毒之功,则胃中气阴得补,毒邪与胃络凝瘀既解,升降功能恢复,则胃脘痞胀之证可除。且活血化瘀药,活血又行血,可以调节胃黏膜血流量,改善微循环,因此,对胃黏膜固有腺体的再生和肠化生有较好的改善作用。我们前期也已经发表了蜥蜴胃康方治疗萎缩性胃炎及其癌前病变的相关临床及实验研究文章,表明该方对CAG及PLGC具有较好的治疗效果[8-10]。若毒瘀胶着不解,可酌加王不留行、土鳖虫、水蛭、鳖甲、穿山甲、牡蛎等虫类药消癥散结。对于久病及肾,伴有肾气不足的腰困,肢体乏力等患者,可加入续断、杜仲、骨碎补之属补益肝肾。
4.结语
总而言之,PLGC病变病位主要在胃,与脾密切相关,主要病机是以气阴两虚、毒瘀交阻为主,中医药防治具有较好的治疗效果。临床中紧紧抓住PLGC的中医病机进行有效干预,可以极大的阻断癌变发展,预防胃癌发生。因此,从病理机制上进行有效地中西医结合研究,形成对病证的有机统一认知,以此指导中医立法组方,可以为PLGC的防治提供较好的思路与方法。

参考文献
[1]卢冬雪,刘沈林.刘沈林辨治胃癌前病变的临床经验撷菁[J].中医药导报,2018,24


 

上一篇:腾讯二八杠下载盘龙刺治疗围绝经期妇女蚁行感1例

下一篇:温肾健脾法治疗慢性腹泻隅拾

   邮箱:zgbjyyzzbjb@yeah.net    
社址: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