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阅读
李某,女,51岁,2017年7月4日初诊。自诉半年前出现不定时的全身瘙痒,犹如蚂蚁爬行,午后夜间尤甚,每次持续10min左右,兼有烘热汗出,烦躁易怒,心悸,失眠多梦,月经数月一行,经量少,色黑。曾就诊于某综合医院,皮肤科及心内科检查未见异常;血FSH:85mIU/mL,LH:71 mIU/mL ,E2:15pg/ml,诊断为围绝经期综合征。给予倍美力、谷维素、六味地黄丸、安定等药物治疗,患者服药1月后,皮肤蚁行感症状未得到改善,其他症状有所缓解。现查体:患者身高体壮,面色发红,微有汗出,声高,上下肢皮肤有抓痕,皮肤色泽正常,舌红,苔少,脉细数。治疗:取穴以C1-L5夹脊穴为主,配合四神聪,双侧合谷、三阴交、太冲。操作:取0.30mm×40mm毫针,取俯卧位,充分暴露患者颈、背,腰部皮肤,穴位常规消毒,选用C1-L5夹脊穴,采用自上而下左右交替的方法进针,(如T1右侧夹脊,后取T2 左侧夹脊,左右交替),刺左不刺右,刺右不刺左,隔日换对侧,刺入0.8~1.2寸,所有夹脊穴针刺时,针尖向脊柱方向透刺,针尖能触及椎体最好。四神聪向后平刺0.8~1.2寸,合谷向劳宫方向透刺、太冲向涌泉方向透刺0.5~1.0寸,三阴交直刺0.8~1.2寸。以上各穴采用平补平泻行针手法,使针刺处产生酸胀、走窜、沉重、触电样等感觉,留针30min,每日1次。患者针刺1周后,蚁行感发作次数减少、瘙痒程度减轻,每次发作持续5min左右;针刺2周后,蚁行感偶有发生,2min左右缓解;针刺4周后,蚁行感消失。随访半年未见复发。
讨论 围绝经期是指妇女生育功能由旺盛走向衰退的一个过渡时期,是旧的平衡被打破与新的平衡被建立之间的特殊阶段。现代医学认为该时期卵巢功能衰退、体内雌激素水平降低,下丘脑-垂体-卵巢轴或肾上腺轴失衡,因而出现一系列内分泌失调和植物神经紊乱的症状。祖国医学认为本时期肾气由盛到衰,肾阴阳失调,精血亏少,从而导致脑-肾轴失衡。蚁行感为本时期自主神经紊乱所导致的精神异常症状。盘龙刺是针刺华佗夹脊穴的一种方法,左右交错针刺。夹脊穴内依附于督脉、外通足太阳膀胱经。督脉上通脑,下又系肾,故可醒脑调神,交通脑肾;足太阳膀胱经,调节一身脏腑之气血阴阳,以夹脊穴代俞而用,取穴安全,针感较强。针刺夹脊穴,两经同调,气血阴阳脏腑同治,进而调节脑-肾轴。现代研究表明[1]针刺调节自主神经的作用机制主要体现在大脑皮层、下丘脑及垂体等层面上对自主神经的影响。躯干部和四肢部的循经感传形成及传导是沿脊髓节段进行的,现代解剖学证实[2],夹脊穴是脊神经所在,交感神经干的交感支与脊神经连接点在体表的投影与夹脊穴密切相关。针刺夹脊穴,使感受器兴奋,产生冲动沿躯体传入神经传到脊髓的相应节段,经过换元,再沿脊髓丘脑束传到丘脑,最后到达皮层感觉区,进而达到调节自主神经的目的。合谷属多气多血之阳明经,偏于补气、泻气、活血,太冲属少气多血之厥阴经,偏于补血、调血。合谷、太冲相配,气血得调;另外合谷向劳宫方向透刺,太冲向涌泉方向透刺,可从阳引阴、从阳引阴,安神泄热,除烦。四神聪位居“元神之府”头部,为脑之要穴,为镇静、安眠、调神的要穴。三阴交是三条阴经气血交汇之处,此穴滋阴血泄虚热,治疗妇科疾病的要穴,针刺三阴交能通调肾肝脾三脏。蚁行感在临床上缺乏实验室检查的异 常,现代医学缺乏治疗靶点,故治疗疗效不佳。针刺以调节脏腑阴阳气血,安神定志,从而阴平阳秘,交通脑肾,自主神经得到调节,使脑-肾轴新的平衡得以建立,临床症状消失。
[1] 田明萍,肖宝香,田泳.按揉夹脊穴为主治疗慢性疲劳综合征28例观察 [J] . 内蒙古中医药, 2002, 20(2):30.

 

上一篇:教授治疗轻度血管性认知功能障碍经验

下一篇:胃癌前病变中医药治疗思路与方法

   邮箱:zgbjyyzzbjb@yeah.net    
社址: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11号